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教子成龙 >

聪明的孩子对一切都感兴趣

发表日期:2019-08-29 08:02:14 文章来源:

   打打闹闹的游戏本质上是社会性的,只有多于两个人才能玩得起来。但是动物和孩子还会玩其他东西。当你给小婴儿一个新玩具时,他会用嘴触碰它,用手摇动它,把它丢在地上,再把它翻过来。事实上,小婴儿对所有的东西都会做同样的事情,所以有些东西你绝对不想给他们,比如一块碎渣掉满地的饼干。
  时间追溯到 20 世纪 60 年代,有一组有趣的实验,实验者将那些吃得很饱、受到良好照顾但是在无菌笼子里长大的老鼠与那些在“丰富”的环境中长大的老鼠进行了比较,“丰富”的环境让这些老鼠有很多东西可以玩耍。事实上,对大多数老鼠来说,“丰富”的 环境 8 更像是它们自然成长的环境,你可以想想典型的纽约市老鼠, 它们被迷人的空汽水杯和废弃的比萨盒包围着。
  在各年龄阶段几乎所有的大脑发育测量中,那些有东西可以玩的老鼠都发育得更好。它们的大脑比其他老鼠的大脑发育得更大, 有更多的神经连接和更大的前额叶区域。就像活蹦乱跳、打打闹闹的老鼠一样,它们大脑中产生的有助于学习的化学物质要比在普通笼子里长大的老鼠多。同样,玩玩具似乎也有助于大脑的可塑性。对其他动物来说也是如此,比如猴子。
  但是小动物真的是在玩玩具吗?乌鸦宝宝当然是在玩玩具。乌鸦、公鸡和渡鸦都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它们和猴子一样聪明,甚至可能跟黑猩猩一样聪明。我之前讲过一种特别聪明的乌鸦,它们只生活在遥远的太平洋岛屿新喀里多尼亚。新喀里多尼亚乌鸦跟猴子和猿一样,会使用工具。它们还可以使用一种工具来制造另一种工具,并能将工具设计中的新发明传承给下一代,这是动物中罕见的能力。
  并非巧合的是,这些动物也有很长的童年期。新喀里多尼亚乌鸦的雏鸟阶段有两年之久,这在一只鸟的生命周期里真的是一段很长的时间。那么长时间的童年,它们是怎么度过的呢?就像人类的孩子一样,它们常常玩耍。但它们不玩乐高积木和布娃娃,而是玩小木棍和棕榈叶。
  正如我之前所描述的,在野外,成年的新喀里多尼亚乌鸦能凭借它们的高智商将棕榈叶制作成挖掘工具。它们还能用带刺的木棍做同样的事情,在实验室里,它们甚至可以用金属线来制作类似的钩形工具。
  人类婴儿的表现又如何呢?婴儿们也玩露兜树的棕榈叶。但正如你对婴儿的期望一样,他们是完全搞不定的。他们从叶子尖尖的那一端而不是直直的那一端把它捡起,把茎部有刺的一侧朝上而不是朝下,这样虫子就爬不上来了,反正就是胡乱玩耍一番。
  在这一过程中,乌鸦父母耐心地给幼鸟提供虫子吃。它们还让幼鸟到自己身边来拿树枝和树叶,这是它们永远不会让另一只成年乌鸦去做的事情。另一方面,其他种类不太聪明的乌鸦也不太能容忍幼鸟做这样的事。而实际上,新喀里多尼亚乌鸦的父母给它们的孩子提供了可供玩耍的玩具。
  这些幼鸟的行为看起来毫无意义,它们也确实没产生什么实际效果。但是幼鸟能有机会玩弄叶子和树枝,尝试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成功的和失败的,聪明的和愚蠢的。这使它们能够发展出在成年后非常引人注目的高智商行为,至少在使用棍棒方面如此。
  还有其他一些鸟类可以作出令人惊讶的复杂行为。但是这些鸟类中有很多似乎在出生时就具备这种复杂性,这是由自然选择决定的。例如,刚孵化出来的小鸡就拥有非常复杂和特殊的知识和技能。这些技能使成年鸡在啄食谷物方面非常有效。可一旦涉及其他任何事情,鸡就会受到阻碍。乌鸦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们非常灵活。在实验室里,它们可以想出怎样用一根电线做一个钩,尽管在它们生活的自然环境中并没有电线。
  哲学家以赛亚•伯林(Isaiah Berlin)曾将哲学思想家分为狐狸和刺猬,这是基于古希腊诗人阿尔基洛科斯(Archilochus)的一句名言 :“狐狸知道很多事情,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小鸡就像刺猬,它们知道一两件大事,掌握得非常好,而且它们很早就知道。乌鸦就像狐狸,可以学到很多新东西。
  为什么狐狸和刺猬如此不同?尽管伯林和大多数哲学家一样,对童年生活也不怎么在意,但生物学研究表明,这种差异可能来源于这些动物在幼时玩耍的时间有多长。
  刺猬比狐狸的童年期要短得多。刺猬在 6 周大的时候就开始独立了;狐狸则需要爸爸妈妈的照顾,直到它们长到 6 个月大。狐狸爸妈生活在一起, 狐狸爸爸会给孩子们提供食物。刺猬爸爸则在交配后就消失了。
  小狐狸比小刺猬玩的时间多得多,虽然玩耍方式有点吓人。狐狸妈妈一开始会给小狐狸喂食它们自己消化过的食物,但是当小狐狸还在洞穴里的时候,像老鼠一样,狐狸爸妈就会把活的猎物带过来,然后小狐狸就会玩起捕猎的游戏。
  伯林没有说更多关于更像刺猬的柏拉图和更像狐狸的亚里士多德的父亲是奉献自我型的还是游手好闲型的,或者作为哲学家,他们年幼时是否有很多玩耍的时间。尽管动物的幼崽会在一个受长辈保护的环境中玩追逐和吃活猎物的游戏,但是对于参加过哲学毕业生论文答辩会的人来说,这样的场景再熟悉不过了。
  但事实上,一个更早的、匿名的哲学家已经厘清了智力、亲代投资和玩耍之间的关系,即使伯林没有做到。每一个 4 岁的孩子都喜欢《狐狸》这首精彩的歌曲,它最先被写在 15 世纪版本的《哲学家的格言》(Sayings of the Philosophers)一书的扉页上。这里有一个熟悉的现代版本 : 聪明的狐狸跑进镇子里,智胜农夫,然后背着灰鹅逃跑了。
  他一直跑到他的安乐窝 ;
  那里有他的幼崽,有八只、九只、十只。他们说:“爸爸,最好再回去一趟,
  因为那一定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城镇啊,城镇啊,城镇啊 !”
  然后狐狸和他的妻子非常和谐地用刀和叉把鹅切碎。
  他们一生中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美味的晚餐, 小家伙们啃着骨头啊,骨头啊,骨头啊。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哲学系学生不仅描述了这种聪明、善于交际甚至智胜人类的食肉动物,而且还指出了狐狸是那种会把猎物带回自己舒适洞穴的小动物。那只灰鹅是狐狸认知实践和技能形成的源泉,也是美味骨头的来源。
  当然,在动物中,我们人类比狐狸还要狡猾。
  来源:本文选自由湛庐文化授权的《园丁与木匠》

上一篇:玩耍教会我们如何应对意外
下一篇:父母爱说话孩子智商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