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神州大地 >

电商直播职业化 “网红”依然是培训参照

发表日期:2020-05-15 07:03:37 文章来源:广西新闻网

5月8日,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大一学生周晗通过理论答辩和直播实操考核,顺利拿到义乌市人社局颁发的“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成为浙江省首批获职业能力证书的19名电商主播之一。(5月11日《中国青年报》)
此前不愠不火的电商直播产业,到了2019年实现了井喷式发展。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5.24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事实也是如此,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宅经济”让直播电商的市场规模走向峰值。
直播电商行业作为新生业态,其发展需要大量的专业性人才。除了镜头前的带货主播,还要有专业人才从事文案策划、主播运营和直播运营等。人才培养的方式应当结合行业实际需要,从项目统筹到文案策划,从直播运营到场控副播等,做到“多元化”和“全景化”。职业技术学校开设相应的专业进行人才培训,而人社部门负责考试颁发职业证书,“一证在手”代表着行业人才的职业化,证书所代表的职业能力也为供需双方提供了便利。
由于电商直播专业人才培养是比较新的课题,产业发展比较快,所以没有标准化的课程体系,电商直播机构其实也在摸索和修正的过程中。没有标准也就没有参照,电商直播要实现职业化之路,首先在人才的培训培养和认定上,要率先实现“职业化之路”,否则,人才认定的标准过低,专业标签的成色不足,粗放发展的状况得不到改善,直播电商行业的前景就难言乐观。
李佳琦、薇娅等网红“带货”主播的出现,一方面让人看出了新职业所具有的巨大能量和前景,以及行业大V所具有的强大影响力和辐射力; 另一方面,以网红“带货”主播的头部效应,对整个行业的发展起到了推动的作用,让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到直播电商的“新职业”中来。如同金字塔原理一样,处于塔尖的网红“带货”主播毕竟是少数,而高校培养目标上,也不会把“网红”作为目标,实现网红主播的批量复制并不现实。
不过,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网红“带货”主播的成功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其专业素养、职业能力和实战经验,正是一本本可借鉴和参照的“活教材”。每一个直播电商的从业者应志于成为网红,而在人才的培养标准和追求上,也应当以“行业大V”作为参照。每个人都做到了极致,人才成长和行业发展才会形成你追我赶紧的竞争效应。否则,时下的众声喧哗,到头来可能会成为一地鸡毛的乱象,一拥而上的人才培养模式也很难保持长期性和持续化。
不专门培养“网红”,但要以“网红”的实力标准来进行人才培训和培养,并以此为目标建立完善的培训和评价体系,电商直播职业化之路才会行稳致远。职业培训是“按需而供”,既需要立足当前,更需要着眼长远,“带货网红”这一新职业获得官方认证后,如何保障质量和水平,依然是行业未来要面对和思考的问题。(堂吉伟德)

上一篇:对多名女性骗财骗色 广西男子冒充军官诈骗6万多元
下一篇:农村电商发展成效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