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神州大地 >

遭遇“杀猪盘” “高富帅”骗走单亲妈妈14万

发表日期:2020-10-15 07:05:49 文章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距离知道真相,已经过去了8个月。家住玉林城区银丰某小区的马女士,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杀猪盘”宰杀的“鱼”。

一场由网恋开始,由网赌结束;由满怀希冀开始,由负债累累、对方消失为终结的“杀猪盘”骗局,也只有在对方彻底消失时,受害者马女士方才觉醒:我上当了。

当受害人马女士约记者见面,将她如何被骗走14万元的悲剧全盘托出时,她依然止不住眼泪哗啦,而一旁坐着她懵懂的三岁小孩。

遇见

马女士是35岁的离异人士。

今年2月,在网易云音乐APP上,认识了一个名叫赵晨的男人。对方自称在深圳工作,做游戏开发软件,是一名网络工程师。由于疫情原因,春节过后一直在成都老家,离异后和父母住一起。

在马女士与赵晨正式聊天之前,他要求马女士加其为QQ好友,马女士纳闷,他就解释道,自己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平常工作都是用QQ多。马女士没有多想,便添加了其为好友。

后来事情的发展证明,添加QQ好友成为了她噩梦的开始。

认识赵晨时,马女士离婚两年,平时工作繁忙杂乱。因为成为单亲妈妈的关系,同事之间交流礼貌而生疏。

赵晨的出现,霸道硬气、冒险刺激、直爽直接,都是她不曾接触过的,他成功地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对人的依赖是很容易产生的,尤其在孤独、忙碌又经常被家里催婚时。

经过赵晨每天大量、高频和有效的问候与关心,马女士习惯了他陪在手机另一边的生活状态。

直到某一天,在马女士哄睡完小孩后疲惫不堪刚想休息时,赵晨要求马女士与其确定关系,以“老公”“老婆”相称,不然就不要再联系了。面对强烈的分手要挟,马女士妥协了。

“我承认在这段勉强被自己以为是恋爱的关系中,赵晨占据了上风。离异后,我太想有一个人保护、爱护和呵护自己了。这是我避之不及的软肋,也成为赵晨攻陷我的缺口。”马女士痛苦地说。

确定关系后的第一个星期,赵晨依然对马女士24小时发信息全方位嘘寒问暖,并且承诺等疫情结束后来看马女士,说千人疼不如一人懂,他就是最懂她的那个人,让马女士无忧地和他一起生活。

这对于离异后孤独无助的马女士来说,简直是说到了心底最深处。

马女士沦陷了。

陷阱

两人关系确定后,赵晨经常在晚上消失一段时间,并在再次出现时对马女士说他在做规划。

马女士并未多问,以为赵晨所谓的“做规划”是在开发游戏软件。

直到有一次赵晨告诉马女士,“做规划”是他的副业,他在玩一款叫“捷诚控股”的数字竞猜,智投游戏的一种,并再三说平台很正规,一再催促马女士下载并进APP跟着他到平台里操作,还说马女士工资太低,要帮她改善生活,带着她赚零花钱、奶粉钱等。

刚开始,赵晨让马女士先充值500元试水,跟着他玩看看是不是真的赚钱。赵晨果然让马女士提现过三次,共赚了1000元左右,她用这笔钱,给孩子买了一套玩具,这也让她彻底相信了赵晨。

第三次以后,赵晨便让马女士上万的投入平台,说充值越多送的彩金越多,我们就拿彩金玩,即使输了,也是输平台送的彩金而已,本金还是可以提现出来的。

马女士再次选择相信,她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投入了3万元,而赵晨截图给马女士看自己投入了10万元,说要带着马女士大捞一笔。

果然,跟着赵晨玩,马女士的游戏账户很快就多了1万多元钱。投注期间,赵晨让她找客服报名说参加平台充值20万元送国外游的活动,而他已经报名充值80万元档的活动,不仅能赚钱又能带着小孩去巴厘岛游玩,何乐而不为。

马女士想到孩子还没出去旅游过,不免有些心酸,再次选择按赵晨说的去做。

当投注结束时,马女士的账户已经赢了17000多元,而赵晨的截图展示他已经赢了4万多元。当马女士想提现时,平台拒绝了她的提现申请,并显示她流水不足无法提现。

马女士慌了,马上问赵晨是怎么回事。赵晨稳住她说别着急,他去问客服。后来赵晨说,原来是他们刚刚报名参与的充值国外游活动,要他们分别累计充值20万元和80万元才能一次性全部提现,但期间不影响他们继续投注。

马女士想收手,但赵晨一再强调这才多大的事啊,让她放宽心,做他的女人就要扛得住压力。

“事实上,这已经是我最崩溃的时刻了。” 马女士一再强调要止损。

赵晨便用尽各种方式哄骗蛊惑马女士,除了繁忙的工作,他占据了她所有的业余时间,从白天到晚上,一天一天,从不间断,不停地在以QQ为纽带的虚拟世界中为她画大饼。

不出几日,赵晨传给了马女士一张平台截图,上面显示他已经充值了48万多元,他说他把这两年赢的钱全部投了进去,还要找朋友借钱,完成80万档充值任务解冻提现,然后带着马女士和孩子一起去国外旅游。

此后赵晨一直怂恿马女士凑齐20万元的数额,说目前走势好,字里行间兴奋地对她说要通过平台送马女士一份大钱。

深渊

爱情不仅令人盲目,更令人失智。

2020年2月开始,赵晨多次催促马女士办理小额贷款、网贷、信用卡以及信用卡的提额,并开始让她向身边的朋友借钱。甚至,让马女士想办法提取住房公积金。

赵晨跟马女士说,如果想解冻,就要千方百计完成充值任务。在赵晨的巧妙设计下,为了不损失先期打入平台的钱,马女士只能一次次达到赵晨的要求。

在赵晨的诱导指示下,马女士前前后后通过借贷共充值了14万元。

“我觉得自己掉进了无底洞。”在马女士一次次打款进平台,赵晨却没再带马女士投注时,马女士开始质疑这段恋爱的真实性和目的,而每一次赵晨都找理由拒绝了马女士的视频申请。

但赵晨一如既往地催促凑钱,不同的是他更加忙碌,与马女士的聊天次数锐减。

马女士心慌了,彻底乱了分寸。

在赵晨对自己只有催款而没有任何呵护的怀疑中,马女士上网查阅,发现了赵晨对待自己的套路,和N篇揭露骗局的文章一模一样。

这些文章击垮了马女士所有的侥幸。

马女士经历了一个叫做“杀猪盘”的骗局。

劫后

在自己充值了14万元后,赵晨仍旧每天督促马女士去各个网贷平台借钱,不停给马女士洗脑说,账户里光赠送的彩金都有四五万了,马上就满足20万元的档次了,提现后就有20多万了,不要因此而前功尽弃。

知道自己陷入骗局后,在听完好朋友的意见后,马女士决定报案。与此同时,赵晨很快就将她拉黑删除了。

2月中下旬,报案当天,马女士事先准备好的银行流水、骗子的所有信息,在做笔录时被警察一遍又一遍问询和翻看。

“经历过一次婚姻失败的我,在赵晨身上耗尽最后的心力。”马女士掩面,“两人交往的时间里,我无数次对赵晨说过自己的处境和不安,天真地以为如果赵晨是骗子,会看我可怜放过我吧。但骗子的心,怎么会有感觉呢。”

报案至今已过去了8个多月,案情没有收到任何反馈和回应,“不是没有想过钱能追回是最好的结局,可我知道这是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

马女士绝望地告诉记者,自己常常一个人晚上在南流江边枯坐几个小时,想着年幼的孩子,年迈的父母,终究怯懦不敢跳进冰冷的江水里。

原标题:你想玩浪漫 他盯着你的荷包 遭遇“杀猪盘” “高富帅”骗走单亲妈妈14万

上一篇:“生鲜除外”条款不是商家挡箭牌
下一篇:痛点与机遇并存,社交电商该如何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