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法制在线 >

他为什么经不住金钱豪车的诱惑

发表日期:2019-05-08 09:40:25 文章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权力是一把双刃剑,随着权力的增加,党员领导干部面临的诱惑也会更多。个别人没能在诱惑面前站稳脚跟,而是被糖衣炮弹击倒,成为金钱的俘虏,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私器,突破了纪律和法律的底线。

  就是这样一个典型。2018年11月,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判处黄伟强有期徒刑8年,处罚金35万元,并没收其违法所得。

你给钱、我办事,利用年节收礼金

“黄局长,给您拜个早年,添置点年货……”2016年春节前夕,惠州市某投资公司老板苏某直接走进黄伟强办公室,把一个厚厚的信封塞进黄伟强的衣服口袋。

苏某利用年节登门送礼,黄伟强都记不清是第几次了。苏某一直在大亚湾区从事市政BT项目建设,2007年至2017年,苏某的公司先后在大亚湾区承接了7个市政道路建设工程,每个工程都离不开黄伟强的帮忙。你给钱、我办事,成为黄伟强和苏某之间多年的默契。

这种默契的形成,还得从2008年苏某的公司中标大亚湾石化大道建设说起。当年施工过程中,苏某向财政局递交的工程款拨付申请迟迟批不下来。临近年关,资金紧缺,这使苏某很伤脑筋。他四处打听发现,黄伟强可以作为突破口。于是,他立即筹集5万港币,以过年为由给黄伟强送去。黄伟强收下这笔礼金后,没多久财政局就批准了苏某公司的申请。

此后,每逢春节、中秋等节日,苏某就像脚底抹了油,第一时间上门拜访黄伟强,提着礼金献殷勤。而黄伟强也乐意“助人为乐”,只要苏某有诉求,就会痛快地给财政局经办人打电话,工程款拨付、核算审批等,苏某都不用再发愁。10年间,苏某一共送给黄伟强节日红包礼金85万元。

这种各取所需,互惠共赢,不只存在于黄伟强和苏某之间。黄伟强担任局长期间,对于财政局承担拨付款的工程,企业老板只要识相“懂规矩”、打点到位,事情立刻就会办好。否则,黄伟强就以财政困难为由,故意设卡,久拖不办。经查,黄伟强在担任大亚湾控股投资公司领导和区财政局副局长、局长期间,先后收受38名企业老板赠送的年节礼金人民币740余万元、港币220余万元。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为了敛财,黄伟强滥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收红包、捞外快,变着法子吃拿卡要,大搞权钱交易,看似赚得盆满钵满,实则赔掉了自己的人生。

开豪车、游境外,贪图享乐难自拔

黄伟强迷恋金钱,爱慕虚荣,尤其喜欢豪车。对此,老板们早就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2009年1月的一天,黄伟强受邀到某工程公司老板陈某家吃饭。在门口,他看见陈某停放的高级轿车,啧啧夸赞:“百闻不如一见,今天算是开了眼界。这车应该很贵吧?”精明的陈某猜透了黄伟强的心思,大方地说:“黄局长见笑,值不了多少钱,喜欢就拿去开。”意外的收获令黄伟强心花怒放,宴毕,他迫不及待把车开回了家。

这一开走就是两年。2011年的一天,同样还是陈某宴请,同样还是在陈某家门口,相似的情景再次上演,黄伟强对陈某新买的另一款高级车赞不绝口。

陈某没有当场表态,但对黄伟强的意图心领神会。没过多久,陈某开来了一辆崭新的同品牌小轿车。“黄局长,您试试这辆,看性能如何?”“懂我者,陈老板也。”黄伟强竖起大拇指,夸完就满心欢喜试车。

“这车平时没用,基本都是搁置在车库,我还担心放久放坏了。黄局长是个懂行的人,如果不嫌弃,就给您开吧。”陈某趁机把车钥匙放在黄伟强手上。

人一旦滋生贪念,就如同肌体里注入了吗啡,是会上瘾的。从黄伟强担任大亚湾区财政局局长的第二年起,该区下辖一些国企和有业务往来的私企老板就长期无偿提供豪车给他使用。期间,黄伟强只负责加油,其他维修保养及保险等费用均由车主承担。

除了爱开豪车,黄伟强的另一个爱好也被老板们摸得一清二楚,那就是旅游。为投其所好,一些精明的老板对他实施“感情投资”,经常主动邀请他去香港、澳门、新加坡、新西兰游玩,所有开支由老板们一路买单。2008年5月至2017年,黄伟强先后44次到香港和澳门,但只申报了4次。2011年9月和12月,他还分别去了新加坡和新西兰,也均未向组织申报。

“黄伟强贪图享乐,老板们正是抓住这一点,千方百计满足他,都是希望利用他手中的权力,为自己经商牟取利益。”办案人员说道。其实,黄伟强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早已在诱惑面前败下阵来,陷入享乐之中无法自拔。

知今日、悔当初,自毁前程徒伤悲

从1997年在大亚湾控股投资公司当领导起,到后来任职区财政局副局长、局长,黄伟强先后收受他人给予的人民币2160万余元、港币520万元。起初,黄伟强很满足于权力带来的享受。但随着全面从严治党的深入推进,他愈发感受到正风肃纪带来的压力。看着来路不正的巨额赃款塞满家里的角角落落,黄伟强提心吊胆,整天寝食难安。

为了缓解心头忧虑,黄伟强想出很多办法,包括寻求神明保佑自己免受法律惩罚。同时,他怕事情败露,开始着手转移藏匿赃款。为掩人耳目,黄伟强以自己侄子的名义成立了一个经营部,指使他人分多次把赃款打入经营部银行账户。据查实,自注册起的3年间,该经营部除供黄伟强转移藏匿赃款外,并未做过一单生意。直到2017年9月,黄伟强想用赃款投资,才让他人把账户中的2095万人民币转移到深圳某建材公司,转出当日将经营部工商执照和银行账户注销。

移花接木,黄伟强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狐狸尾巴早就露了出来。2016年7月,惠州市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反映黄伟强滥用职权,与不法商人勾结,大肆收受贿赂。市纪委立即组成联合调查组,兵分多路深入相关机关部门、事业单位和企业,马不停蹄展开调查,查实了黄伟强的违纪问题。2017年12月,黄伟强受到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其涉案违纪款被追缴和没收。

因为迷恋金钱、贪图享乐,黄伟强背离了曾面向党旗许下的誓言,倒在糖衣炮弹的轰炸中,落得个身陷囹圄的下场。回想起年少时的远大志向、工作之初的勤奋上进,他心如刀绞,后悔不已。

上一篇:上林县两男子多次贩卖毒品领刑罚
下一篇:父亲去世10余天,“财神爷”厅官在楼下被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