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法制在线 >

最能贪官员是他:16年贪10多亿

发表日期:2019-08-22 15:46:01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8月15日,大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受贿一案,邢云被指控20年受贿4.49亿余元。大白新闻发现,邢云并不是最能贪的官员,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16年受贿10.4亿多元,另有1.3亿多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即便不含不明来源的财产,他日均受贿就高达17.8万元!邢云虽是部级官员,但日均受贿额仅为6.15万,不论是总额还是日均受贿额,都无法与张中生这个厅官相比。受贿总额居第三名的贪官为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6年受贿3亿多,日均进账14万。于铁义拥有豪车几十辆,他后来坦白说:“一天不进钱我都心里难受……”

副市长一天进账17.8万

2018年3月28日,山西省临汾市中级法院依法对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审理查明,1997年至2013年,被告人张中生利用担任山西省中阳县县长、中阳县委书记、吕梁地区行署副专员、吕梁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炭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亿余元。张中生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其对折合人民币共计1.3亿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张中生受贿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在十八起受贿犯罪事实中,有两起受贿犯罪数额均在人民币2亿元以上,还主动向他人索取贿赂人民币8868万余元。张中生利用领导干部职权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健康发展,且案发后尚有赃款人民币3亿余元未退缴,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张中生目无法纪,极其贪婪,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罪行极其严重,应予依法严惩,遂作出上述判决。

公开资料显示,张中生1952年11月生,山西省柳林县人,1969年7月参加工作,197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函授本科学历。他从山西省中阳县粮食局保管员、粮站站长、粮油加工厂厂长起步走上仕途,官至吕梁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

日均进账14万的贪官:一天不进钱都心里难受

大白新闻梳理发现,目前受贿数额排名第三位的贪官,系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他生于1954年,比邢云和张中生小两岁,被控受贿3亿多元。
 

2016年10月21日,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受贿案在黑龙江省林区中院公开宣判,被告人于铁义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同时决定,在于铁义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被告人于铁义违法所得财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于铁义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大白新闻注意到,于铁义也成为继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后,第三名被终身监禁的国家工作人员,白恩培、魏鹏远受贿均达2亿多。

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1年,于铁义利用担任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负责人、副总经理负责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为20余家供货商提供增加订单和采购数量、提高采购价格、及时支付货款等帮助,以收取销售产品代理费、咨询费、购买车辆、投资入股等名义索取、收受供货商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06809764.09元。

一个矿业集团分公司的副总,是怎么能受贿3亿多的?2014年,由黑龙江省委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录制的《四风之害》的专题片中,披露了于铁义的部分案情。据该专题片介绍,这名副总最大的爱好是供应商陪他玩“斗地主”,只要他想玩,供应商们无论是在广州还是在甘肃,不管你是坐飞机还是赶火车,必须随叫随到,每次陪他玩,这些老板都要带着巨额资金来,并且只能输,赢他他就摔牌翻脸,一场输赢几十万的牌局对于铁义来说小菜一碟。

于铁义还有一个爱好是喜欢名车,奥迪宝马奔驰几十辆,包括价值四五百万的宾利和上千万的劳斯莱斯。虽然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但是收钱已经成了他生存的最大意义,他说:“一天不进钱我都心里难受……”【资料来源:人民日报、新华社、解放网、新文化报等】

延伸阅读:亿元贪官遗憾没儿子,企业 346 万找代孕生了俩

受贿 1.53 亿余元、已于 2017 年 5 月获无期徒刑的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曾找人代孕连生两子的案情在一起 2018 年 12 月一审宣判的单位行贿案中获披露。

2016 年 1 月 18 日,农历腊八节后第二天,一名代孕男婴诞生在河北的燕郊冶金医院。父亲看了他,还起了名字。

仅仅一周之后,中央纪委宣布,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落马。而这名副部级官员,就是该男婴的父亲。

原来,王保安常以无子为憾,商人便投其所好,花 300 多万找代孕中介,使其成功收获两个儿子。出这笔钱的人叫关成善,海特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与山东神工海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了海特电子集团有限公司、山东神工海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单位行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关成善犯单位行贿罪获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王保安的这段秘闻也被公之于众。2018 年 12 月 12 日,河北张家口桥西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因犯单位 a 行贿罪,海特电子集团、山东神工海特电子科技公司,分别被处罚金 80 万,实际控制人关成善获刑 1 年半、缓刑 2 年。
 

2012 年,关成善伙同彭某在其实际控制的山东神工海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向国家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申报年产五亿元 Ah 车用磷酸铁锂动力电池项目过程中,请托时任国家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提供帮助,从而获得国家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创新工程奖励资金 1.5 亿元,实际拨付到位 6000 万元。

王保安交待:2011 年和 2012 年,关成善、彭某夫妇为了关成善的公司得到国家高新技术产业的奖补政策找我,我出面帮他们向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和财政部经建司主要领导打招呼,帮助他们顺利得到了国家补贴。

两次代孕生下两个男孩,花费 346 万元

王保安交待,其在和关成善、彭某聊天时多次流露出没有儿子的遗憾。" 关成善、彭某夫妇为了感谢我,抓住我想要儿子的心理,投我所好就提出要给我用代孕生子的方式生个儿子,我同意了。"

根据判决书,2012 年初彭某通过网络广告找到第一家代孕机构。彭某和该代孕机构一共签过两次代孕协议,第一次签的是单次的,就是最后成不成功代孕机构不负责,第二次签的是包生男孩的。在此期间有两次没有成功。后来大概在 2015 年 1 月代孕母亲怀孕了。2015 年 9 月 28 日男孩子出生。最后代孕费各项共计 166.5 万元。

另外,2013 年底,彭某联系了另外一家代孕机构,表示想要一个男孩。代孕期间几次胚胎移植没有成功,大约在 2015 年 4 月代孕妇女怀孕,2016 年 1 月 18 日孕妇在燕郊冶金医院剖腹生下一个男孩。

王保安交待,彭某安排其多次在北京、山东潍坊取精并按照其要求找了提供卵子的女孩,期间失败了几次,但最终在 2015 年 9 月 28 日和 2016 年 1 月 18 日为其生下两个男孩。

王保安称:" 我找人为这两个孩子起了名,还亲自去看了这两个孩子。操办这件事的费用我通过其他朋友的信息,知道保生一个男孩要 100 万元,加上这几年没有成功也要花钱我估计差不多有 300 多万元,但具体数额他们没有告诉我。"

法院审理查明,两次代孕关成善为此支付费用 346.45 万元。

王保安画个圈就有豪宅,总费用近 5000 万

第二个儿子出生时,王保安已经 53 岁,但是老来得子的喜悦仅持续一周,王保安便落马。

2016 年 1 月 26 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 国家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王保安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经查,王保安毫无政治信仰,长期搞迷信活动,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重大问题上发表违背中央精神的言论,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频繁出入高档酒店及高消费娱乐场所;道德沦丧,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影响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为亲属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收受礼品、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据报道,王保安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为一些商人办事情、批项目,商人则以赠送豪宅、豪车等厚礼略表心意。为了逃避检查,王保安从不将这些豪宅、豪车登记到自己的名下。

在王保安所收受的豪宅中,其中有一套豪宅位于玉渊潭公园北岸,东侧紧邻钓鱼台国宾馆,离他办公位置极近,面积约 318 平米,购房、装修总费用近 5000 万。

王保安两次出面 " 打招呼 ",

关成善实际获得 9000 多万补贴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王保安,男,汉族,1963 年生,河南鲁山人,中南财经大学研究生毕业,经济学博士。王保安毕业后即进入财政部工作,曾任经济建设司司长、部长助理,2012 年升任副部长,3 年后改任国家统计局局长。

据关成善女友彭某的证词,2009 年其通过一个朋友认识的王保安,当时王保安任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1 年,关成善伙同女友彭某在海特电子集团有限公司向国家发改委申报高性能锂离子动力电池用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项目过程中,为了获得国家批准,请托时任国家财政部部长助理王保安向国家发改委产业司司长打招呼,从而获得国家财政补贴 3316 万元。
 

对于这套豪宅的由来,王保安解释道:" 他 ( 商人 ) 在江苏投资开发了一个项目,已经报到了财政部,想看能不能帮忙催一下。其实就是到我这儿圈个圈就行。"

就这样,王保安用一支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圈,一套豪宅就到手了。

另外,为了 " 官运能一路亨通 ",王保安长期搞迷信活动。有一次,他上五台山求神拜佛,在此期间还收受了他人 2 万元的 " 香火钱 "。

在官场混迹多年的王保安还有自己的一套为官之道—— " 影响力学 "。他曾利用自己的 " 影响力学 " 构筑了 " 王氏家族 "。

王保安的弟弟当中,老二老三从政、老四经商。因王保安在老家是个 " 名人 ",每次回老家时,就有一些干部为了拉近关系前去 " 看望 ",他就把弟弟们引荐给他们认识。

之后,为了提拔自己的二弟三弟,王保安向当地干部打招呼。他曾说,即便自己坐着不说话,也是影响力。

不仅如此,王保安还为自己的四弟谋取巨额的利益。

当经商的四弟需要一笔信用贷款时,王保安向当地的干部说了句 " 老兄你掂量吧 "。就这样,他的四弟如愿获得了巨额信贷。之后,王保安的四弟拖欠贷款利息不还,他知道后竟然推脱的一干二净,说:" 这是你们的事,你们说去。"

2017 年 5 月,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判王保安受贿案。经查,王保安利用职务便利,或者利用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彩票销售、贷款申请、项目审批、土地开发以及工作招录、职务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 1.53 亿余元,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上一篇:被“枕边风”吹倒的女市长
下一篇:社交软件暗藏陷阱 警方逮回一群“高富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