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法制在线 >

台上讲廉政台下贪污公款:我一心为公

发表日期:2020-09-28 09:00:19 文章来源:检察日报

 “我是党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不可能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一心为公,绝没有半点私心和私利。”重庆市涪陵区农机局原局长罗姝俐讲这话时信誓旦旦。但检察机关查明,她在任职期间曾大肆贪污、受贿、挪用公款―――
  口是心非的女局长
  她从普通工作人员到处级干部,用了至少20年时间。然而,她从处级干部堕落为阶下囚,仅仅两年。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重庆市涪陵区,她给公众的印象是干练、有魄力、能言善辩,是个“女强人”。
  她叫罗姝俐,现年48岁,在重庆市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局长的位置上落马。今年6月被二审法院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近日,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的检察官向记者讲述了此案的幕后故事。
  举报信牵出女局长
  2007年6月,罗姝俐调任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局长刚两个月,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就收到了一封对她的匿名举报信。举报信称,罗姝俐在任涪陵区农机局局长时,用公款给她弟弟办公司;在任涪陵区农业局党委书记时,干部职工的集资房迟迟未交付。
  该院经研究,决定先从罗姝俐弟弟罗某的公司查起。通过到银行查账,办案检察官发现,涪陵区农机局在2005年12月从本局“小金库”账户中取款40万元,汇入罗某的重庆弘毛农机公司账户。面对检察官的询问和40万元的交易记录,罗某证实了他因开办公司缺少注册资金,由姐姐罗姝俐挪用单位公款帮助其注册成立公司的事实。
  巧舌如簧难过关
  2007年7月23日,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的检察官将罗姝俐拘传到案。面对检察官的问话,罗姝俐没有丝毫惧怕:“我是党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我不可能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情。我弟弟开办农机公司,是为了完成区里的招商引资任务,并经过区农机局领导集体研究决定,我们局里领导都知道这件事情。我一心为公,绝没有半点私心和私利。”
  但在证据面前,罗姝俐终于不再狡辩,交代了她的第一笔犯罪事实:2005年底到2006年初时,罗姝俐的弟弟想在涪陵做生意。罗姝俐知道做农机生意有国家补贴,于是决定大力扶持弟弟做农机生意。但成立公司需要注册资金,而弟弟没有这么多钱,罗姝俐便在其他局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安排单位财务人员将本局“小金库”中的40万元转到弘毛农机公司的临时账户上。
  台上讲廉政台下贪公款
  涪陵区农机局在2006年出台了局级领导和科室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分工责任制。在该局出台的十条党风廉政建设措施中,罗姝俐在五项具体工作中承担直接的领导责任,其中三项具体工作直接涉及反腐败,一项工作是防止以权谋私。
  罗姝俐在全局大会上信誓旦旦表示要抓廉政工作,但会下不但不自查自纠,还先腐败起来。据检察官介绍,她不仅将公款挪用给弟弟办公司,还利用职权贪污单位公款。
  2005年9月,罗姝俐任涪陵区农机局局长时,接手了该局“小金库”100多万元资金的管理工作。2007年4月28日,罗姝俐被任命为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局长。离任前,由她代表农机局签字,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其任职期间的经济进行审计。当时她授意财务科副科长,隐瞒其保管的60多万元“小金库”资金的情况不审计。之后移交工作时,这笔“小金库”资金也未随同移交。她当时的想法是过一段时间后,由她和财务副科长把这笔钱平分了。2007年7月8日,负责管“小金库”的财务副科长从“小金库”中取出5万元交给了罗姝俐。
  检察机关还查明,罗姝俐在负责涪陵区农机局办公楼装修工程中,收受某装饰公司项目经理况某送的2万元;在负责农业局职工集资房建设过程中,分别收受余某、蔡某、杨某的贿赂款共计10.3万元。
  将十万元公款“送”副区长
  将自己的犯罪事实交代完后,罗姝俐的精神上看似轻松了许多。在经过长时间沉默后她又说:“我给孔军行过贿。”罗姝俐这句话,让检察官吃惊不小。因为当时的孔军是涪陵区分管农业的副区长。
  经查证,时任农机局局长的罗姝俐为了干出政绩,想找领导多拨点款,便经常在这位分管副区长面前诉苦。2007年1月,当农机局领到区财政拨付的区长支农专项资金20万元时,罗姝俐高兴不已。为感谢孔军,同时也是为了让孔军以后多拨付一点经费给农机局,罗姝俐安排了一场饭局。她同时安排财务人员从单位“小金库”中取出10万元现金,装在一个黑色挎包里。酒足饭饱后,她将这10万元现金交给孔军,说是“包的一包咸菜”。孔军心照不宣地笑纳了。
  今年1月30日,重庆市第三中级法院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罗姝俐有期徒刑十四年。罗姝俐不服,提出上诉。重庆市高级法院经审理于6月作出终审判决,以同样的罪名判处罗姝俐有期徒刑十年。
  官场腐败窝案串案不容忽视
  罗姝俐牵出了孔军,使这件反腐案由处级干部深挖出了副厅级贪官。今年1月2日,重庆市涪陵区原副区长孔军因犯受贿罪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由此记者想到了重庆市渝中区原副区长王政受贿966万元、渝中区纪委原书记郑维受贿120万元、沙坪坝区原副区长陈明受贿76万余元的窝案串案。
  记者从中发现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那就是腐败窝案串案在近年来呈上升趋势。这些窝案串案的涉案官员之间,往往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大家相互关照、相互维护、相互利用,企图把某个地区或部门打造成自己的地盘。即便有人举报,因为有这样一个利益共同体的存在,他们就可以通过公关或其他方式,努力达到阻碍调查的目的。但这种阻碍也常常是徒劳的,比如罗姝俐“立功心切”,很快就供出了拿公款行贿孔军的事实,从而使建立在非法利益上的所谓的“利益共同体”顷刻土崩瓦解。
  一位检察官告诉记者,腐败窝案串案是群体性犯罪,比个人腐败案影响更坏,危害更大。查办职务犯罪案件应当从一起案件中多发现线索,善于深挖细查,增强突破腐败窝案串案的能力。(作者:沈 义 秦江泽 张 笛)

 

上一篇: 为偿还赌债 一银行经理盗取客户370多万元
下一篇:当官不是做“老爷” 公仆不能成“家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