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法制在线 >

“励志”贪官落马记

发表日期:2019-03-13 08:09:06 文章来源:央视网

    不满6岁就随父母逃荒;10岁时靠捡拾破烂卖的钱买书本上了学;19岁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31岁任乡长,35岁任副县长,42岁任区长......时任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区长的丁卫东曾在工作后的25年里,经历了8个单位,“三年一进步,两年一提升”,仕途可谓一帆风顺。
  他“鲤鱼跃龙门”般的成长经历,一度成为当地无数贫寒青少年的“榜样”。然而,随着个人的成长和职务的不断提升,丁卫东开始骄傲自满,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在一次次权钱交易、利益输送中,欲望使他迷失了方向,走上任性用权的歧途。
  2015年10月,49岁的丁卫东沦为阶下囚,他被控自2008年至2014年期间,先后18次收受7个单位或个人财物,价值共计176.805万元。
  纵观近些年的落马官员,像丁卫东这样曾被众人视为“榜样”,从基层一步步走到高位,最终从“励志故事”转变为“反面教材”,令人震惊的例子还有很多......
  寒门巨贪:高中毕业前没穿过内裤 红包礼金就像臭豆腐 
  湖南株洲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清纯幼时家境贫寒,自己又患有小儿麻痹症,左手残疾。但他勤奋好学,又天资聪颖,考大学时是县里的文科状元。
  一个偶然的机会,谢清纯被介绍进县委组织部当干事。他非常珍惜这个机会,每天总是第一个到单位,把整层楼的卫生都打扫了,晚上11点之前从没有离开过。
 株洲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清纯(资料图)
  踏实肯干,让他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2002年3月任攸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此后历任株州市委常委、醴陵市委书记,株洲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此期间,他博览群书,不断自强,还获得了博士研究生学历。
  就是这样一个从基层走出来的“励志”官员,却因贪污腐败陨落了。
  初次收到红包时,谢清纯自称“折腾了半宿”,收下担心以后会出事,退了又不甘。思来想去,他还是挡不住诱惑,收下了这笔钱。“我总认为红包礼金这个东西就像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是个小节问题。”
  后经法院查明,2006年至2015年期间,谢清纯先后收受共计现金人民币866.5万元,港币10万元,美元3.6万元,欧元5000元。
  2017年2月20日,谢清纯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0万元。
  同样出身贫寒的广东韶关市公安局原局长叶树养,在从政开始的岁月里堪称一个努力向上、干事创业的青年领导干部。
  他在被提审时讲道,自己一直到高中毕业从来没有穿过内裤,也从来没有穿过在商店买的鞋,所穿的鞋子全都是母亲亲手做的布鞋。
  当了领导干部以后,他看到有些老板的素质、能力都不如自己,却通过各种手段发家,过着花天酒地、挥金如土的生活,逐渐感到心理上不平衡,“我付出的比别人一点不少,为什么收入、生活水平差那么多!”随着送礼的人越来越多,叶树养对收礼也开始心安理得,认为:“收红包已经是社会普遍现象,逢年过节人情往来很正常”。
  法院认定,叶树养分多次受贿人民币964万元、港币880万元,有人民币16091314.4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曾反思自己:“我从小苦日子过怕了,内心对富裕生活有向往,虚荣心强,好面子。”这或许是许多贫苦出身的落马官员的内心剖白。但贫穷不是罪过,更不能成为贪腐的借口,无法抵制诱惑、克制欲望,才会走上岔路。
  从高校到高墙:“我就是这里的君主” 要当“大学之父”
  他曾头顶中国最帅大学校长、高校改革明星等各种头衔,他是校友眼中能干的“学术达人”,学生眼中没有架子的“斌哥”,30多岁就当上厅级干部,42岁担任江西省唯一一所211重点高校的校长。落马前,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的人生可谓是风光无限。
  然而,就在任职校长的11年间,周文斌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我与南昌大学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我甚至把它当做自己的‘私有领域、私家花园、独立王国’,我就是这里的君主。”在职期间,他大肆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2千余万元,挪用公款5800多万元;耗资千万修建两尊金龙雕塑,在校园的绿化、人工湖建设等方面搞面子工程,浪费了数亿资金;长期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他的情人多达20多个,最小的27岁,最大的45岁;迷信风水,安排风水先生为学生进行“科普讲座”。周文斌的罪行,审判书长达95页。
  周文斌(资料图)
  2015年12月,江西省南昌市中院对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涉嫌受贿、挪用公款罪一案作出一审宣判,数罪并罚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经审理查明,周文斌在担任华东地质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南昌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工程承建商、合作办学商、设备供应商及部分教职工在项目承揽、合作、采购、任职、提拔、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上述人员财物,共计人民币2111.8万元、港币30万元、美元1万元、韩元90万元、购物卡2.4万元、卡地亚手表一块(价值3.86万元),两次个人决定挪用南昌大学公款人民币共计5875万元进行营利活动。
  一名教授、博士生导师、大学校长为何会走上贪腐之路,他在悔过书中称,“我总觉得自己功劳大,待遇低,心里很不平衡,所以当别人给自己进贡时,感觉是对自己低收入的一种补偿,觉得心安理得,没有愧疚感和犯罪感。”
  象牙塔内的“狂”与“贪”还有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
  徐同文19岁参加工作后,发奋读书、努力工作。他先后在高校担任校级领导近20年,其中任党政主要领导14年。
  走上领导岗位的徐同文没有开拓进取,反而在第一年就开始贪腐。在所谓的“知己”的吹捧下,功名之心膨胀,认为没有自己大学就建不成,要当“大学之父”。
  在职期间,徐同文独断专行,妄自尊大,有一点不如他的意,就说“我现在就撤了你”。“看着周围的开发商、施工单位等都在短时间内富裕起来了,心理开始失衡,逐渐开始想私事、谋私利,对钱产生了更多的渴望。”14年里先后117次收受贿赂共计400多万元。敛财之手伸向招生、工程招标、物资采购等几乎所有高校工作环节。被调查的前几天,仍有3次受贿行为。
  “狂妄自大,置党纪国法于不顾,贪赃枉法,做了一些严重损害党员干部形象的事,最终走进了错误的深渊。”徐同文在悔过书中对自己堕落的人生做了深刻的总结。
  从昔日受人尊敬的学者,到今日的庭审犯,他们的教训发人深省。心态失衡,滥用权力,身居高位却对权力缺乏敬畏,这或许是他们肆意妄为的重要原因之一。
  医院的“毒瘤”:听不到赞扬就不舒服 登上一趟开向灭亡的列车
  湖南株洲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周常奇从医学院毕业后当了医生,并且很快成为业务尖子。他积极上进,踏实肯干,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
  2010年中秋节的前一天,在周常奇家小区,医院药品供应商李某送来10万元现金和一块名表。“我心情特别紧张,反复拒绝,而他也反复安慰我没有人知道,最后贪欲战胜了理智。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在随后与商人们的交往中,周常奇看到他们穿必讲品位、用必讲奢华,受到严重刺激。“从一开始尽量地拒绝商人们的宴请,到对他们的奢华安排甘之如饴;从一开始对他们当面的溜须拍马不习惯,到上桌后听不到赞扬就不舒服”。
  据执纪人员介绍,2010年中秋节至2017年春节期间,周常奇涉嫌收受李某贿赂340余万元。
  “由于人生观、价值观的腐化堕落,在与不法商人的交往中,我已完全丧失了警惕,防线、底线、红线全部失守……”高墙内的周常奇追悔莫及。
  湖南省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原院长张少宏也曾是胸怀大志的一名外科医生。
  张少宏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从小衣食无忧。他的目标是成为怀化外科医生的“No.1”。为此,他下班后不看电视、不搞娱乐,全身心地投入到手术当中,还曾以成功摘除重达16斤的肿瘤而闻名全市外科界。
  但有权后的他却没有守住纪律的底线,过分注重业务,忽视了党的纪律和规矩,以至于自己的思想慢慢蜕变后还浑然不觉。
  经审查查明,张少宏自从担任院领导后,在医疗器械设备、药品采购,货款、工程款支付及下属提拔、岗位调整等方面均有违纪违法行为,涉案金额近200万元。
  在悔过书中,张少宏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比作玩“死亡游戏”:“我每收一次钱,就拿到一张通往死亡的单程车票,每违一次纪,就又登上一趟开向灭亡的列车,次数愈多,距离灭亡就愈近……我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完全忘记了党性原则和廉政准则。”
  人的一生中要面对很多诱惑,作为一个握有重权的领导干部,要时刻管住自己的心。管住欲望,严守本分,就会在正道上行走。倘若不能,就容易把持不住而走上岔道,甚至滑入罪恶渊薮。贪腐没有任何借口,悔过书写的再痛彻心扉也无法弥补“伸手”的错误。总之,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上一篇:一觉醒来男友不告而别 还卷走她20余万财物
下一篇:贷款5万还清怎么还欠银行19万 真相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