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法制在线 >

雅好其表,贪腐其实

发表日期:2019-03-14 08:12:52 文章来源:清风杂志

厦门远华走私案主犯赖昌星就曾说过:“不怕领导有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爱好,人人都有,但对于一些官员而言,“爱好”往往在不经意间成为导致自己落马的“阿喀琉斯之踵”。有的人贪财,有的人好色,有的人喜欢古玩字画,可能与前两者相比,后者相对高雅一些,可是无论再“好听”的爱好,一旦与贪腐绑在一起,那么就无法洗脱肮脏龌龊的腐败本质。

4个字,5万元

1955年出生的蒋国星,江苏丹阳人,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研究生学历,1976年参加工作,历任中共镇江市委办公室科长、副主任、主任。中共句容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政协主席、市委书记;中共徐州市委常委、睢宁县委书记。2007年12月任江苏省新闻出版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蒋国星的名字中有个“星”字,虽说名字是父母取的,但他对“星”却是情有独钟,要名副其实,头顶不套上几个“星”光环,决不罢休。

在主政地方期间,蒋国星大力发展地方经济,在改革上也颇具魄力,在当地获得了“政坛新星”和“改革明星”的称号。

省、市的“星”都有了,单单缺了个“国”星。他深知在地方上打“经济牌”很难当上“国星”,不过,他有走捷径的办法:自己打小就喜欢书法,练了好多年,有一定的功底,如果加把劲练练,再往上疏通疏通关系,还愁不心想事成!此后,他终于获得了一个全国性书法大赛的金奖,登上了“国星”的宝座。

从政坛新星、改革明星,再到书法之星,蒋国星浑身“星光灿烂”,成了睢宁县炙手可热的人物。贿随权集,那些有求于他的商人老板,只要上得门来,谁的口袋里揣的都不是草纸。

钱款收得多了,蒋国星有时心中也打起了小鼓:如今反腐败的风头正盛,若不小心谨慎,只顾往怀里搂钱,指不定早晚会弄出事来,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说来也巧,得知其爱好书法,字也写得可以,时不时有人登门求墨宝。蒋国星顿时来了灵感:如今书法值钱,自己虽不是书法名家,但手里有个红疙瘩,吃遍天下都不怕,书法一旦绑上“权”字,就像稻草捆上螃蟹,立马身价百倍;且以字换钱,名正言顺,定能平安。

一些在睢宁做工程的商人老板都聪明起来了,他们盯住“软肋”,花巨资求字,蒋国星顿时财源滚滚。

2006年年初,睢宁县城的一块地拆迁改造,当地的开发商李松(化名)看中了这块地,想买下开发。经人引荐,他找到蒋国星,请其关照。蒋国星也深知李松平时出手大方,因此乐意帮这个忙。在其关照下,李松很快拿到了地,顺利地拆了迁,盖了名为“睢宁大院”的小区。

李松深知这小区若建好,房子好卖,定能赚钱。如再求上县委书记的墨宝,价格更会上扬。为此,他除了暗地送钱外,明里还向蒋国星求字,题写“睢宁大院”4个字,欲挂在售楼处,为小区增辉添彩。蒋国星此时也不摆谱,爽快答应,奋笔挥毫,李松连连赞好,当即送上了5万元的润笔费。

蒋国星用书法捞钱尝到了甜头,越捞越想捞,干脆做起了“书法买卖”:除了在微博上推介,还建立专门的个人网站,用来售卖他的书法作品。蒋国星甚至得寸进尺,指名道姓让人去买。

2005年8月,开发商胡新(化名)通过蒋国星获得了睢宁县委县政府决定兴建睢宁中学新校区的项目,投资达两三亿元。蒋国星觉得胡新这块“肥肉”油水多,于是在收礼的同时点名让其买自己的书法。一日,胡新去南京看望在家休假的蒋国星,蒋趁机告诉他:南京有个拍卖会,会上有他的几幅书法作品,请其带几个朋友去“架架势”。什么架势?就是要求花高价去买!胡新是“纸糊的灯笼肚里明”,当即堆满笑脸,满口答应。拍卖当天,胡新邀请几位朋友到场,经过几番“竞拍”,最终花5万元拍下了蒋国星的两幅字。

2014年9月12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蒋国星有期徒刑12年零6个月,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40万元,对其退出的30万元上缴国库,尚未退出的赃款继续追缴。

倒在字画面前

1958年出生的孙国建,毕业于东南大学建筑系,走上工作岗位后,先在常州第四建筑工程公司任副经理,后进入常州建筑系统,从工程科科长、建设局长到分管城建工作的副市长,数年后又升任常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仕途较为顺利。

因为在城建系统工作并担任要职,手握重权,孙国建也成了众多开发商争相巴结的对象、追逐的目标。

武进区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张聪(化名)经人引荐认识了时任常州市建设局局长的孙国建后,便像麦芽糖似的黏了上来。要搞好关系先送礼,张聪深谙其道。一年春节前,张聪怀揣1万元人民币的大信封,登门给孙国建“拜早年”,联络感情。谁知孙国建却不领情,拒绝了张聪。张聪虽然讨了个没趣,但却发现了一个情况:孙国建家的客厅挂了不少字画,有的还出自名人之手。他也曾听人说过,学建筑的孙国建有个雅好,就是字画。但凡常州有字画展览,他工作再忙,也要抽空去看。碰到好的字画,他总是看不够,赞不完,爱不释手。

虽然在孙家碰了壁,但撞得张聪脑洞大开。半年多后,孙国建由建设局长升任常州市副市长,分管城乡规划、城建、交通、城区土地开发等,权力更大了。张聪觉得孙国建对自己公司有用的地方更多,便加快了“进攻”的步伐。

张聪觉得,对孙国建这样有地位的领导,有品位的雅好,不是一般的字画就能打动的,要送就得送最有名气的。说来也巧,这张聪也爱好字画,擅长书法,再加上当老板手里有钱,结识了京城和省市的不少书画名家,尤其是当过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又是江苏人的沈某,并和沈某成了忘年交。张聪心想,若能送上沈某的字,不怕孙市长不领情。

2004年下半年,张聪想方设法邀请沈某来常州天目湖采风,并请孙国建前来陪同。听说这么有名气的书法家来常州,孙国建岂有不陪之理。江南的美食、天目湖的美景,让沈某心情大好。张聪见火候已到,不失时机地请沈某留下墨宝。沈某欣然应允,挥毫写下了《岳阳楼记》的后半部,并赠予孙国建,给足了张聪面子。为讨好孙国建,张聪又向沈某求了两幅字送上。

天上不会掉下馅饼,世上没有免费午餐。张聪花代价送来的字画,背后隐藏着需求。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得了好处的孙国建,则放下身段,有求必应。张聪的公司在武进开发某花苑小区,因外部自来水管道安装进度较慢,影响工期,请求孙国建协调。孙二话没说,可以。在开发某小区时,张聪的公司与合作方有矛盾,孙得知后迅即帮其摆平。开发某花苑时,原先规划的是要建部分联排别墅,张聪为增加容积率,多得售房款,要求将这些联排别墅改建为高层住宅,这是明显的违规行为。但报告送上去,孙国建也不问青红皂白,大笔一挥:“同意。”还向市规划局施压,让他们快速通过审批。堂堂副市长、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为满足自己的雅好,竟不守规矩,放弃原则,甘当开发商的马前卒。

案发后查明,孙国建利用职权收受的83万元人民币的贿赂中,仅张聪所送的名人字画就达52万元。

2014年6月中旬,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受贿罪,一审依法判处孙国建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万元。已扣押在案的犯罪所得字画以及家属退出的购物卡、烟卡折价人民币30515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艺术品“对冲”贿款

贪官新闻寻常出,唯有当今出得殊,用艺术品冲抵贿款,是南京市鼓楼区住建局原副局长高洪富的一大创新。高洪富是军转干部,2012年年初被任命为南京市鼓楼区住建局副局长,分管公用事业科,负责全区的雨污分流。

人一旦手中有了权,顿时成了“球门”,有求者常用的“足球”就是金钱。得知高洪富有收藏字画、玉石以及古董的雅好,他们的“足球”便增加了这些。一个个都有厉害的临门一脚,高洪富左接右拿,忙得不亦乐乎,抽屉里放的是钱钞存折,客厅里摆的是字画古玩,像个艺术品仓库。

2012年,南京市城建掀起了雨污分流改造的热潮,遍地开挖,到处是工地。作为南京市的主城区,鼓楼区雨污分流改造更是高潮迭起。而分管这项工作的高洪富,享有很大的话语权,一些开发商、工程队负责人就把他当“财神”供,他们觉得送字画不过瘾,干脆送钞票。开发商赵天和(化名)棋高一着,认为与高洪富这样的人打交道,你“黄鼠狼泥墙——小手小脚”不行,要么不送,要送就送大的。他先后两次登门高家,一共送了10万元人民币。钱送得多了,好处也就得得多,获取的关照则更多,羡得那些小老板们直流口水。他们获知这一情报后,也就跟着在钱上加码。

这样的“好日子”,高洪富没过多久,南京反腐的风暴越刮越猛。先是市长季建业落马,接着不少官员被查被抓。高洪富获知后,犹如“南天门失火——慌了神”,想想自己分管雨污分流工程,喝了不少“污水”,小钱要、大钱拿,尤其是赵天和的那10万元,是个定时炸弹,指不定哪天突然爆炸,将自己“炸”得身败名裂。

每当想起这10万元,高洪富就背后冒冷汗,可吃到嘴里的“肥肉”往外吐,又舍不得,贪欲像毒瘾一样难以戒除。咋办呢?想来想去,想到自己平时收受和收藏了不少字画、玉石之类,这些东西摆在家里既占地方又惹人眼目,何不送一些给赵天和,冲抵贿款,不但能消除顾虑,还能落个清廉自律的名声呢!

决心下定,高洪富分两次给赵天和送艺术品。第一次送4幅山水画;第二次送3块和田玉挂件。他满以为这些艺术品至少值10万元,送了出去,一来还了贿,二来了却了权钱关系,一举两得,他觉得心里踏实,睡觉扎实。

高洪富以为把肮脏的行贿行为包装成高雅的艺术品交流,就可以平安无事,真是异想天开。在火眼金睛的办案人员面前,他这种“逆向”雅贿的新花招不灵了,经权威评估部门鉴定,高洪富的4幅书画作品价值约为0.96万元,和田玉挂件的价值约为1.2万元,两者的价值与高洪富声称的10万元存在很大的差距,想“对冲”是冲不掉的,只能更加充分地暴露其贪婪的嘴脸。

2014年8月18日,高洪富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3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东汉史学家袁康在《越绝书》中曰:“悲哉,夫好船者溺,好骑者坠,君子各以所好为祸。”上述三贪警示,官员要收敛自己的爱好,切莫让爱好成为阿喀琉斯之踵。

上一篇:贷款5万还清怎么还欠银行19万 真相是......
下一篇:落马官员的“奇葩”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