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法制在线 >

落马官员的“奇葩”语录

发表日期:2019-03-15 07:50:34 文章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导读:有媒体梳理发现,在中央纪委2015年公开的53名落马官员的忏悔书中,其中14人都以这句话开头,而忏悔书中的内容,无不描写自己内心的煎熬,个个情真意切,悔恨交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自十八大以后,“反腐”一词骤然升温。回望2015年,贪官地头蛇纷纷落马,这一“还”,却是把自己“还”进了铁窗里。

“我是农民的儿子……”

有媒体梳理发现,在中央纪委2015年公开的53名落马官员的忏悔书中,其中14人都以这句话开头,而忏悔书中的内容,无不描写自己内心的煎熬,个个情真意切,悔恨交加。

不过,其中也曾出现过不少奇葩另类。福建省环保厅原副厅长王国长写忏悔书之前,甚至多次请求执纪人员提供别人的样本供他抄写。

这样的行径,不得不让老百姓们怀疑这忏悔书的分量究竟有多重?

临近岁末,凤凰江苏盘点落马“老虎”们的各类语录,也有不少让人大开眼界。

推卸责任型

“社会风气就是这样,自己受贿也是被动的。”

徐亚俊

2015年3月31日,曾任南京六合区交通局副局长的徐亚俊涉嫌受贿案在南京六合法院受审。

庭审中他多次表示,“社会风气就是这样,自己受贿也是被动的。”

在此前,徐亚俊玩网络游戏差钱时,有工程老板“赞助”了他4万多元。他带妻子在海南游玩时购物钱不够,工程老板又转了2万“临时救急”。更值得一提的是,该工程老板春节给他送去了一袋的羊肉,打开一看,袋子里还塞了1万元现金。

掌掴妻子:“怎么能收人钱?”

经广东省检察院指定管辖,中山市检察院于2015年11月24日决定以涉嫌受贿罪对广东省茂名市政协原主席冯立梅提起公诉。

具有戏剧性的是,在此之前,冯立梅被传出事,但他退赃250万元后将事情“摆平”。据当地官员描述,冯立梅退赃时,当着众多官员打了他老婆一耳光,并大骂:“你××怎么能收人钱!”

态度嚣张型

“如果不是我的身份还在,我就要和你单挑。”

福建原副省长徐钢

去年3月20日,福建原副省长徐钢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成为十八大后福建第一位落马的副省级官员,被称为“福建首虎”。

这位“大老虎”曾力推开发泉州市古城区核心地带的西街,想把这条从宋代就已繁荣、目前泉州市区保存最完整的街区推倒,建成博物馆和娱乐消费项目。

据一位专家回忆,该方案遭到泉州城市规划建设专家顾问组联名反对,并有部分老干部开始写信举报。

之后在泉州一次老干部座谈会上,徐钢主动谈及被举报一事,非常生气,说泉州有“叛徒”,举报他是大老虎,并扬言“如果不是我的身份还在,我就要和你单挑。”

“谁让我一时不好过,我会让他全家一辈子不好过!”

“我知道有人在举报我,谁让我一时不好过,我会让他全家一辈子不好过!”在四川音乐学院一次教职工大会上,学院党委书记柴永柏,狠狠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柴永柏系四川音乐学院原党委书记,已于2015年7月3日,被四川省纪检机构带走调查。

柴永柏落马后,多位四川音乐学院的教职员工表示,柴永柏在任时作风专横,在学院招生、新校区建设、用人及生活作风等方面,不断被反映存在问题。比如,柴因调入多位亲戚进入四川音乐学院任职,学院因此被部分教职员工戏称为“柴家大院”。

奇葩型

“男人在世,一要征服世界,二要征服女人。”

周文斌上诉意见手迹

2015年12月29日,江西省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受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周文斌在位期间,受贿高达2000多万元,他的情人有20多个,还曾被称为“最帅大学校长”。

在周文斌的忏悔书中,他写下了这样的话:“我骨子里的想法是,男人来到世上,一要征服世界,二要征服女人。这是男人成功的另一个标志。那就多发展几个情人吧,这样也可以满足自己做成功男人的虚荣心。”

周文斌承认,他在出访西方国家的过程中浏览过大量色情网站,并参加成人话题的网聊。接近周文斌案调查组的人士介绍,周文斌在“双规”期间承认,他的情人多达20多个,最小的27岁,最大的45岁。其中,保持关系最久的长达8年。

“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后是鬼。”

2015年3月31日上午,中纪委以“警示录”为题,再次揭秘落马高官、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的贪腐之路。其涉嫌受贿折合人民币2000余万元,仅十八大以后其与家人收的购物卡就多达173张。其借到北京参加会议机会,多次给地产商打电话,明示暗示让其送钱。

“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后是鬼。”王敏这样评价自己。

在此之前,王敏常常把“守纪律讲规矩”挂在嘴上。就在王敏落马当天,他在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上作廉政警示教育报告的新闻,仍然刊登在当地媒体的头版头条。

“邀功”型

“我的家庭跟随党已有70多年……”

2015年,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推出大型专题栏目《忏悔录》,栏目“首忏”徐州市政协原副主席张引,被判有期徒刑11年,他在开头部分就是这样忏悔的:

“我的家庭跟随党已有70多年,父母及岳父母都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走出来的老党员。17岁那年我到部队,入伍两年就在连队入了党,21岁就成为部队的军官。1989年转业到地方工作后,1992年就被组织提拔为干部科长,1994年就被组织提拔为组织部副部长,那时我仍然保持一个完好的自我,廉洁的自我,从未被金钱所迷惑。”

“我16岁高中毕业后参加农业生产劳动,起早摸黑,蚂蟥蚊子叮咬,劳动一天也只有几角钱。”

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因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死刑。

他在忏悔书中说自己出生于贫困家庭,以至于“从小穷怕了,工作后考虑经济问题比较多“。

“我们上百个工厂,几千名工程师,几万名职工干了整整7年,形成了中国自己的高速铁路体系。”

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因受贿案被判处死刑,受贿金额高达4700万元。

他在忏悔书中会描述自己在任时的“辉煌业绩”,乍一看还以为是年终总结

上一篇:雅好其表,贪腐其实
下一篇: “副卡”中藏着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