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法制在线 >

哪只“老虎”的儿子“最坑爹”?

发表日期:2019-03-25 08:14:48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他们为儿受贿 哪只“老虎”的儿子“最坑爹”?
  3月2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登了一篇名为《“老书记”替儿子填窟窿走上不归路》的文章。
  文章中的主人公是西湖区转塘街道象山社区原党支部书记胡祖庆,他为了替儿子填补生意亏损的窟窿,便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私利,最终走上了犯罪的不归路。
  观海解局注意到,被儿子“坑”的落马官员,可不止他一位。此前广东省科技厅原厅长李兴华曾涉嫌受贿4000多万,找企业帮儿子还千万赌债。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3000多万受贿款中,多数与其子有关。
  一心想替儿子填生意亏损的窟窿
  胡祖庆出生于1948年1月,担任象山村(社区)书记近30年的时间。曾经也是兢兢业业,工作努力,本人还当选过西湖区人大代表,在村里威望很高。可是,成绩荣誉加身的同时,他觉得自己在村里劳苦功高却回报甚少,又一心想替儿子填上生意亏损的窟窿,胡祖庆内心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王某是某公司的副总经理,企业办公地址就在象山辖区内,与胡祖庆颇为熟识。2008年,胡祖庆因为资金不足,向王某提出借款10万元,因为钱是由王某公司开支的,需要做账,胡祖庆就打了一张欠条给王某。
  2009年年底,王某的公司厂房面临拆迁搬离。这时,王某殷勤地找到胡祖庆,说之前借款的10万元不用还了,还把当时的欠条给了胡祖庆。胡祖庆听了王某的说辞,拿到欠条后随手就扔了。从此之后,双方好像都很“默契”,谁也没有再提起过那10万元的事情,可其实双方心里跟“明镜”似的。
  其实早在2003年下半年,转塘农居多层公寓项目启动征地拆迁,象山辖区地块涉及拆迁范围,王某在当地发迹较早,他看准拆迁补偿有利可图,便三番五次去找胡祖庆,怂恿其拼股搭建违章建筑。
  起初,胡祖庆还是坚持原则的,便一口把王某给回绝了。可没过多久,王某再次找到胡祖庆,改换了说辞,提出让他一起出钱购买违章建筑,将来可以一起获得补偿款。胡祖庆便同意了王某的提议,于是他和王某等人共同出资,以69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处违章的钢结构厂房。
  2009年上半年,项目地块正式拆迁。为了能够获取高额补偿,胡祖庆利用职务便利,以象山社区的名义给自己有份出钱购买的厂房出具了违章建筑年代证明,共计获得国家补偿款630万元,事后,胡祖庆个人分得200万元,其中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84万余元。
  当然,胡祖庆捞取的好处还不止这些。个体老板张某为了能够承接象山国际项目的市政绿化工程,找到胡祖庆,希望他能够出面帮忙解决一下,胡祖庆爽快答应了,利用自己在象山社区的话语权,顺利帮张某解决了问题。事后,张某为了感谢,分三次送出了58万元现金,胡祖庆均来者不拒,全部收下。
  2018年5月,西湖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胡祖庆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万元;责令退出受贿犯罪所得10万元、贪污犯罪所得84万余元、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所得68万元,予以上缴国库。2018年8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厅长受贿1840万为儿还赌债
  “老书记”为了替儿子填窟窿而走上腐败道路,与他有相似点的不止一位,且不乏“大老虎”。
  公开资料显示,李兴华出生于1958年3月,研究生学历。历任广东省科技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2007年4月履新广东省科技厅厅长、党组书记。
  2015年1月,广东省科技厅原厅长李兴华涉嫌受贿4000多万,在深圳受审。
  起诉书显示:李兴华涉嫌受贿的现金包括1991万元人民币、美元3万元、港币110万元,而其中1840万元用于偿还其儿子的赌债,占了绝大部分。李兴华本人也曾表示,他儿子李晟赌博问题给他的家庭带来很大痛苦,亲自处理又担心影响仕途。
  李兴华还多次向叶某等人,倾诉其儿子李晟有赌博的恶习,欠下巨额赌债,债主多次向其家人追债。
  为此,他要求叶某等帮其儿子解决偿还赌债的问题。叶某、唐某为感谢李兴华对他们公司在广东省科技厅申请项目扶持资金方面的照顾,多次出资帮助李兴华偿还儿子的赌债,共计人民币1840万元。
  每次偿还赌债,叶某都将情况告知李兴华和唐某,并且资金均由叶某、骆某某、王某某分别经手从首诚太合公司、汇中弘泰公司、圣洋科技公司、东澳信息公司和中信能源公司等账上支取,最终以购买设备、虚构咨询费项目支出、提取备用金等名义平账。
  每次李兴华不仅要求叶某帮忙处理好赌债问题,还要叶某亲自与赌徒商谈,让赌徒写出“不再引诱李晟赌博”的承诺书。叶某照办后,将部分赌徒书写收到赌债的收条送到香港由唐某保管。
  3000万受贿款多数与儿子有关
  2014年12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受贿一案在河北廊坊公开宣判。刘铁男因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558万余元,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刘德成在刘铁男贪腐案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3000余万元的受贿款中,多数与其有关。刘德成由此被称为“最坑爹”儿子。
  刘德成是一名超级跑车爱好者,留学回国后,刘铁男找到某集团领导,为儿子安排工作。该集团在京为刘德成设立了一个职位,“初衷是因为儿子喜欢汽车,所以希望他能学点什么”。
  刘铁男事后得知,刘德成并没有实际上岗,只是吃空饷。“开始我还很严厉,后来就不怎么管了”,刘铁男称,他的教子“路线”开始转变,比如为儿子寻找值得学习的“样板”,“就是为了给儿子系上一个绳……为了给他找一个好参谋。”
  邱某,浙江某民营企业董事长,刘铁男受贿案中涉案金额最大的行贿人,也是与刘铁男关系最为密切的涉案人,更是刘铁男为其子找的一位“好参谋”。2006年6月至2011年8月,刘铁男利用职务便利为邱某的多个项目审批提供帮助。
  2006年,邱某经人介绍认识了刘铁男。在见面过程中,邱某了解到刘德成刚从国外回来不久,便主动提出可以和刘德成一起做生意。刘铁男当时没有表态,但没过多久邱某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说此事“可以考虑”。
  在之后的饭局上,刘铁男将刘德成介绍给了邱某,并嘱咐他“带一带儿子”。
  此后不久,邱某与浙江企业家李某共同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注册成立了一个化纤公司,通过虚假贸易直接为刘德成的公司输送利益825万元。
  看到金钱来得如此容易,刘德成的贪念也日益滋长:“我听说一些企业家利用不正当关系大肆敛财,我心想有一个当官的父亲,比他们方便……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刘艺龙

上一篇:腐败了17年的“老虎”
下一篇:边境缉毒的她们:“遗书都拟好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