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家庭阅读 >

童年记忆

发表日期:2019-08-07 07:30:29 文章来源:散文在线

 风轻轻云淡淡,酒后的夜晚,迷醉之夜,独倚楼台,曾经年少轻狂,曾经少年放荡,曾经无忧无虑,年随时去,他已离我远去。家乡的夜晚,灯火稀疏,偶尔车灯飞梭,星光点点,似乎已是城市最风光的时刻刻。
  我的家是乡间最遗忘的角落,此时深秋时节,陪着年事已高的祖父,诉说着他以往最风光的一刻,可是多年已过,最疼爱我的他在盘古的深空看着我期盼多年。
  爷爷,在我的记忆之中是既熟悉而又陌生的称呼,曾记得年少之时,作为家中的幼小,总是被大家所关注,不知是家中哥哥姐姐的不幸的遭遇,还是我的个性单纯。让我的每一步总是行走在聚光的之下。爷爷,多年前的记忆,即将要变得模糊了,昨夜的寒风凌凌,行走于车水如龙的街巷,街边的广场爷爷奶奶牵着自个儿的小孙子,隔辈亲,小孙子的依恋,爷爷奶奶的宠溺。车灯飞驰而过,带着我的走进儿童时代。
  时我坐在床头,握着爷爷的指头,摇晃着,奶声奶气“爷爷,再讲个故事吗,就将你当年如何从国民党的炮灰下逃离的,讲讲你当年如何英勇的救助红军的?”,可是我的痴缠在爷爷面前失效,总觉得爷爷那么的神秘,他的眼睛总是那么的深邃,脸上的皱纹爬满岁月的痕迹。杖朝之年已过,记事的老人斑布满整张脸,一个个一页页记载着当年的往事,“爷爷我,今天就讲讲如何教训我的小孙孙的故事。”爷爷微笑着,眼望着远处的星空,似乎有些迷离。
  “老顽固,老小孩”我有些生气,孩子气,撒起了无赖,在地上打滚。只有在爷爷身边我才能享受到孩提时的肆无忌惮。不知何故,眼前变得五彩。芳香满溢,浓密的酸液被吸引住了,似乎要飞出体外躲在涵洞口观察四周的动向。爆发神采,是我最喜欢的食物,每次爷爷那它来哄我,却总那么的奏效。
  时光飞梭,转眼间已过经年,当初的孩提已然成为大人,而他却只能在记忆中寻找曾经的容颜,回忆曾经温柔欢乐。曾经的年少已离我远去。孩提时代的宠溺,孩提时代的撒娇,此时只能在梦里回味。

上一篇:带上阳光赏风景
下一篇:落寞深秋 走近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