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家庭阅读 >

愿做鸳鸯不羡仙

发表日期:2016-06-08 10:44:01 文章来源: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我从大嫂的枕套上知道了有种水鸟叫鸳鸯。那时,刚结婚的大嫂有两个绣着“鸳鸯戏水”的枕套——浅蓝色的枕套上一双十分漂亮的鸳鸯对面相依。它们体形优美,色彩华丽,显得非常独特、醒目。
    听大人说,我们村边西沟里的漠西河就有鸳鸯,可我们常在河里捉鱼摸虾,却从来没有见过鸳鸯的踪影。此后很长岁月里,我也只是从图片和荧屏上见过美丽的鸳鸯,对这个美丽的生灵并不甚了解。但随着年岁的增长,阅读的拓展,便对鸳鸯产生了喜爱,乃至怀有由衷的崇敬。
    鸳鸯的美丽,在于它的羽毛色彩鲜艳华丽,赏心悦目。雌雄鸳鸯除了脚都是橙黄色之外,其他部位有很大的区别。雄鸟嘴和背部羽毛是红色,头上有色彩鲜亮的冠羽,眼后有宽阔的白色眉纹,在野外非常容易辨认;雌鸟嘴是黑色,头和羽毛是灰褐色,眼周有一圈细微的白色,显得很是与众不同。唐代诗人吴融有诗曰:“翠翘红颈覆金衣,滩上双双去又归”,同代诗人崔珏亦有诗曰:“翠鬣红衣舞夕晖,水禽情似此禽稀。”这些诗句都是描绘鸳鸯美丽的的色彩和轻盈的姿态的。
    鸳鸯善于行走和游泳。它的腿虽然不长,但它的行走却轻快迅疾,既不像麻雀那样蹦蹦跳跳,也不像鸭子那样笨拙拖拉。游泳则是它的专长。当它们一旦入水,则显得特别活跃。唐代词人韦庄《菩萨蛮》写道:“桃花春水深,水上鸳鸯浴。”唐代诗人杜牧《齐安郡后池绝句》写道:“尽日无人看微雨,鸳鸯相对浴红衣。”唐代诗人吉师老也有《鸳鸯》写道:“江岛蒙蒙烟霭微,緑芜深处刷毛衣。”这些诗句都是描绘鸳鸯戏水的情景,可见它们在水中是怎样的快活惬意。
    鸳鸯是最忠贞的情侣鸟,它们从来不独居、不独处、不单飞,出入总是成双成对。诗圣杜甫《佳人》诗曰:“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意思是说,合欢树的叶子尚且知道入夜则合,从不逾时,鸳鸯偶居不离,向不独宿,总是相依相傍,双双对对,显得非常亲密无间。五代十国女诗人花蕊夫人的《宫词》里有两句描绘鸳鸯的名句:“傍岸鸳鸯皆成对,时时出向浅沙行。”意思是说,停在岸边的鸳鸯成双成对,不时地离开河岸向浅水中的沙洲走去。它们在沙洲漫步也是相依为伴,不弃不离。清代诗人季淑兰《消夏词》写道:“无主荷花开满堤,莲歌声脆小楼西。鸳鸯自是多情甚,雨雨风风一处栖。”无疑,这样的诗句是对鸳鸯爱情的肯定和赞誉。元初诗人元好问《两栖曲》写道:“海枯石烂两鸳鸯,只合双飞便双死。”意思是说,海枯石烂也不分离的两只鸳鸯,只应成双成对,同生共死。诗人以夸张的手法表达了鸳鸯对爱情的忠贞。看到鸳鸯的亲密,引发唐初四杰之一的卢照邻写下“得成比目何辞死,愿做鸳鸯不羡仙”(《长安古意》)的诗句。比目鱼的两只眼睛长在一边,所以游动时需要两条同类别的鱼来辨别方向。它们一般都有成双成对的含义,人们便以它们比喻形影不离,或泛指情侣,也被看作爱情的象征。在卢诗人看来,如果能成为总是结伴游动的比目鱼,就是死了也不也痛惜,自己更愿意做不离不弃的鸳鸯,并不羡慕所谓神仙的生活。能有如此说道,可见鸳鸯在诗人心中激起多么深沉的感情。
    面对鸳鸯,除了羡慕,也有人不如鸟的喟叹。南宋四大诗人之一的尤袤在《全唐诗话》里写道:“眼想心思梦里惊,无人知我此时情。不如池上鸳鸯鸟,双宿双飞过一生。”鸳鸯能够终生为伴,而世间人人并非都能够相互厮守一生。人与鸟相比,许多人确实没有鸳鸯那么幸运。北宋词人贺铸一生屈居下僚,生活比较清苦,妻子赵氏勤俭持家,对丈夫关怀备至,夫妇间感情笃厚。贺铸五十岁左右,其妻亡故,悲痛之余,在《鹧鸪天》里写道:“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拌飞。”梧桐雌雄同株,古人称为连理树、合欢树,古诗文中常用“梧桐半死”比喻丧偶。此时的词人已年届五十,到了白发斑斑的年龄,也成了“头白鸳鸯”。很明显,贺铸在此以鸳鸯失拌比喻自己与妻子不能白头偕老。还有人甚至产生对鸳鸯的嫉妒。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在词作《渔家傲》里写道:“叶有清风花有露,叶笼花罩鸳鸯侣。白锦顶丝红锦羽,莲女妒,惊飞不许长相聚。”緑叶在清风中摇曳,鲜花上挂着明亮的露珠,叶儿花儿笼罩着成双成对的鸳鸯伴侣,白锦般的顶丝,红锦般的毛羽,引起了采莲女的嫉妒,把它们惊飞,不许它们长相聚。诗人用清丽的彩笔勾画出优美的画面,用采莲女的嫉妒反衬出鸳鸯情侣的一往情深,蕴蓄着无穷的情趣。
    现代著名语言学家王力有诗句曰:“今日桑榆晚景好,共祈百岁老鸳鸯。”这是王老先生的心愿,也是所有人的心愿。(朱耀儒)
 

上一篇:健康比工作重要
下一篇:12个最内涵汉字道尽人生真谛,你知道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