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家庭阅读 >

漫步黄昏

发表日期:2021-03-30 09:16:14 文章来源:

许久没有漫步黄昏了。那天,太阳格外地鲜亮、温暖,是这一冷冬里少有的暖阳,漫步在这样的黄昏里,想必是别样地动人、美丽、富有诗意吧。

缓步穿过立交桥,小河连同小河两岸的风景,呈现在我的眼前,如诗如画。夕阳西下,天空没有一片云朵,只有那一轮火红的落日,庄严地燃烧着。一群灰色、白色的鸽子,打着悠扬的哨音盘旋着,掠过头顶时竟传来扑啦啦的气浪,让你感受到生命的奔放与张扬。无云的天空是寂静的,有鸟的天空是美丽的。

沿着这条绕城小河,漫步在彩砖与石子铺就的小道上,脚步轻叩,那韵律分明是宋词一阕,是辛弃疾的《青玉案》?抑或是李清照的《武陵春》?恍惚间,我好像走在一个没有结局而又深情的故事里——

此岸,那些秋日里还妩媚千姿的金柳,如今似迟暮的美人,在寒风中彷徨,曾经随风轻摆的柳丝,颓然垂落。废弃的渡口边,枯黄的芦苇,一大片一大片地倾倒在水里,迷离的芦花,让人不禁想到千年前的浔阳江头,瑟瑟秋意。这样的黄昏,这样的渡口,此时,我虽没有要送的客,没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却也有了“芦花飞处秋风起,日暮不堪闻雁声”的心境。

彼岸,一排排挺拔的白杨,高大,伟岸,直指云端,黄昏里略显苍莽。树上几只早归的喜鹊,在枝头啁啾着、跳跃着。林中一对青年男女,环着一棵白杨,依偎着、呢喃着。忽然记起,秋天里,我曾在那里捡起一片金黄色的叶子,如一瓣心香,我把它和从厦门南普陀寺门前菩提树上采下的一片叶子放在一起,如今,他们应该在同一本书里,定格了我的思绪、情怀。

如火的夕阳透过高大的白杨,洒落河面。燃红了河边小舟连同船头上俏立的鸬鹚,燃红了满地的芦花、天空的飞鸽,也燃红了行人和我。河水汤汤,三五野鸭,浮在水面上,点点如飘絮,只是有些大意罢了,河面却因此更加灵动。谚语说“三九四九中心腊,河里冻死连毛鸭”,今天是三九的第八天了,今年又是冷冬,真为那些漂浮觅食的野鸭能否安然过冬而担心。

这条绕城小河,是女山湖的一条支流,曾经充盈丰润,绿碧如美玉。河里生长着一种通体透明的野生的银鱼,闻名全国。不由想起当年起鱼时的欢快场景,六七月份,骄阳之下,银亮的河面上轻舟一叶,渔人立在船头,臂膀一挥,随着一道优美的弧线,展开一张细密的巨网,网儿渐沉河底,河面上便喧起一片鱼鳞状的皱缬。待拖网上岸,只见无数银鱼飞跃如穿梭,在烈日下异常晃眼,令人目眩。可如今,工业排污、生活垃圾、掏沙挖泥,河岸已多处塌陷了,小河成了浅滩,银鱼也不见了踪影。

一声长长的汽笛,惊醒了我的深思,只见一列动车正快速通过小河上的铁路桥,车窗里的灯光连成一条火龙在水面上打着呼哨一掠而过,只留下如雾的烟气弥漫在空中。

黄昏已尽,小河渐渐迷蒙。临河的楼房里灯光渐次点亮,抬眼望去,城里已是万家灯火。远处高楼上飘出《回家》的旋律,这曲子曾经是那样地让我伤感与迷茫,总能把我拉回到十年前初进这座小城的时光里。不过,今天,我倒没有回味进城当初,工作一天后那份无家可归的苦涩。我的思绪一直被这条小河牵扯着。“回家”该是一种归宿吧?这条小河会有怎样的归宿?她会不会如一段深情的故事,没有开头,没有结局……

上一篇:友情如歌
下一篇:巧克力,陪着走过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