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家庭阅读 >

隔窗,与一颗树对视

发表日期:2018-12-04 07:05:46 文章来源:

林中漫步,池边赏荷,湖岸听鸟,院内赏花。半醒半梦时总是会被这迷人的景色所倾倒,真正醒来时,才感觉到自己窝在一个城市的小区里。

搬了新家,入住县城,本想真真切切地享受一下城里生活的优雅,可时间不长,就觉得有诸多的不适应,那四十八级台阶每天要往返几次,楼道里的住户虽然近在咫尺却有远隔天涯的感觉,邻里之间那种远亲不如近邻的亲切感则被陌生感和生疏感所取代,尤其是猫眼看人的生活方式如一道无形的屏障拉开了邻里间的距离。

宅在家里,除了看书品茶,我时常守在窗前看窗外的景色。我住的那个单元楼位于小区的中心部位,贯穿小区南北与东西的两条主干道在楼的西侧交汇,交汇处站立着一个迷你型的假山,假山被一个圆形水池呵护着,水池外围又被两个约一米多宽的环形花带维拢着,层次感非常分明,地面则被鹅卵石点缀着,从中似乎能感觉到设计者依山旁水的理念。

不能拐弯的视线只能从前面小高层的空隙间看到远处的风景,东侧的高层挡住了朝霞,西侧的高层则将晚霞挡在了视线之外,要想欣赏到这自然美景,唯一的办法就是走出小区,到更空旷的地方了。楼宇间均为千篇一律的被复制过来的风景,绿地和树木成了风景的主角。不过,我还是对楼前的那棵香樟树情有独钟,我时常隔窗与它对视。

隔窗与那棵香樟树对视,能看到窗外的枝头上,小麻雀们诗意般地栖闹着,它们有时毫无原因地飞走,又漫无目的的飞来。他们不会翱翔,不会盘旋,但却天生好动,从一个枝头到另一个枝头不停地跳动着。麻雀们天生警觉,时刻处于戒备状态,我的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都会让它们暂时的飞走,但我知道它们还会回来。我不清楚树上的麻雀是否是从故乡飞来,但我感觉它们从未走远过。

有时会有雾团从草地升起,一团挨着一团,一团压着一团,向上弥漫着,翻滚着,越来越大,越来越浓,在蒸腾中渐渐地漫过树冠。雾与树似乎因某种特殊的情感而纠结着,缠绕着,总是在树上撒下一片泪滴后慢慢地离去。被雾团浸润过的香樟树显得格外地清新丽质,小水珠在阳光下闪烁成五彩缤纷的小光圈,让你感受到云蒸霞蔚的美妙。此情此景让也会让我怀想起故乡浓雾下的麦田,稻田,小河,以及荡漾在故乡老屋上的炊烟,似乎有一股浓浓的乡愁在树冠里涌动着。

隔窗听雨,听雨滴打在树叶上的沙沙声。毛毛细雨会悄无声息地落在叶上,以珠的形态存在,似乎没有重量,有润物细无声的美妙,就像远处传来的琴声,在若有若无中带给你听觉上的享受。磅礴大雨常常凶悍袭来,枝与叶都将得到一次洗礼,甚至是一次摧残,同时也是一次锤炼与一次经历。每一次经历都更加坚定了树对泥土的眷念与对阳光的向往,在经年累月中书写着关于一棵香樟树的乐章。

晴朗的天气,阳光散落在密密匝匝的树叶间,顶部的叶子在充分沐浴着阳光后,也会通过缝隙与其它叶子一起分享,吸收了阳光的叶子显得翠绿剔透,整个树冠看起来犹如一团丢失的绿云,落在我的窗口,靠得那么近,近到几乎触手可及。欣赏着眼前这迷人的景色,似乎有梦幻般的感觉。

我与那棵香樟树有过无数次的对视,有风吹过时,每片树叶都如一个笑脸向我示意着,致敬着,就有一股无法明状的暖流在涌动,此时,我只想说,与树为邻,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幸福。

上一篇:生活,就是过的一种心情
下一篇:田野里的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