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家庭阅读 >

田野里的秋天

发表日期:2018-12-04 07:06:46 文章来源:

水墨江南田野里的秋天,在我的记忆里难以抹去。金秋十月,秋风送爽,菊黄蟹肥,田野里的秋天,伴我度过了青春年华。离开农村,走进城市,田野里的秋天一直让我魂牵梦萦。

记忆中,田野里的秋天一派丰收景像,一阵阵秋风吹过,金色的稻浪翻滚,农人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中。农人们所种的水稻,大多是高产的梗稻,此外各家各户还会种一些特色品种的稻谷,如香梗稻、糯稻、血糯稻等,过年时农家蒸糕做团少不了这些特色米,但由于特色稻产量低,农人们也不大量种植。此时正是农闲季节,人们三三俩俩地在搞小秋收,他们在自留地里或十边地里采摘赤豆、绿豆、豇豆、毛豆等,有的在坌山芋、坌芋头,还有的在种秋菜或冬菜,农闲时他们仍显得忙忙碌碌。

河边的野草树木,有的枝叶已泛黄,雪白的芦苇花随风摇曳阿娜多姿,丛丛簇簇的野菊花含苞欲放。河边的灌木丛中,不时有翠鸟飞出,它们尖叫一声掠过水面,正在觅食鱼虾,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在种养四角菱的河塘里,人们在采菱。由于天气转凉,夜露滋润着即将成熟的谷物,清晨的田野是湿漉漉的。午后,暖阳抚慰下的田野是懒洋洋静悄悄的。

拎着草篮在田野里转悠割兔羊草,也是我们乡村孩童的专利。深秋时节草木枯黄,兔羊爱吃的青草也难找了,羊比较吃粗,所以羊草还算好割。娇气挑嘴爱吃嫩草的兔子就较难伺候,好在那时家家都种山芋,山芋藤是尚好的兔子爱吃的食物,因此用山芋藤代替嫩草,其营养价值比草高得多。有时实在割不到兔羊草了,我们就偷偷地采桑叶,桑叶兔羊都爱吃。有时我们还偷偷地割人家自留地里的葫萝卜叶和红萝卜叶,那都是兔羊爱吃的青饲料。

在过去,乡村孩童们星期天的任务就是割草。星期天时间充裕,一般我们都在午后出门割草,打着割草的幌子在田野里疯玩,累了坐在树荫下休息,渴了一人随手拔个萝卜,用镰刀削去带泥的皮,有滋有味地啃起来。一般都生吃白萝卜,白萝卜不仅水分充足而且有点甜,红萝卜生吃有点辣,一般不生吃它。另外,我们经常在田边地头的水沟里捉鱼,深秋时节稻谷即将成熟,稻田里不用经常放水了,沟渠里的水也不多,水里有没有鱼一眼就能看到,裤腿一卷下水捉鱼,偶尔能捉到几条大一点的鱼,拿回去能让我们一饱口福,大都是小猫鱼,只能用来喂猫。若沟渠里的水较多,我们也有办法,筑坝拷水,用桶或粪勺将水一点一点拷干捉鱼,这比直接下水捉鱼费点事,但我们感觉也很开心。尽管如此,但我们不忘主要任务是割草,草篮不装满,我们绝不会回家的。

金秋稻谷飘香时,鸟雀喜食的昆虫也逐渐稀少了,因此它们经常成群结队飞向稻田,偷吃营养丰富的新稻谷,农人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尤其是那些叽叽喳喳的麻雀特别讨人嫌,它们食量很大,吃起稻谷来堪称鸟中强盗,但又拿它们无可奈何。农人们的唯一办法,就是在稻田里插稻草人。稻草人的制作很简单,用稻草扎成人样,草人有头有手,头上戴着草帽,手上结把破蒲扇,风一吹蒲扇就随风摇晃。凡有稻草人的地方,鸟雀就不敢靠近,稻草人真管用。昔日乡间田野里的稻草人,堪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晚秋时节,霜降即将来临,水稻到了成熟期,稻叶变黄,稻穗弯弯,农人们望着丰收的田野喜上眉稍,大家磨拳擦掌,就等着开镰的那一天。此时,倘佯在金灿灿稻谷飘香的海洋里,眼望蓝天白云,耳闻鸟语谷香,令人心旷神怡。天空偶尔出现南飞的大燕,它们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它们早早飞到南方越冬去了,大量燕群南飞一般要到立冬以后。农人家房前屋后的地生姜开花了,一簇簇金黄色的花朵在娇阳下熠熠生辉,在这绿红皆瘦的时节,这种地生姜花显得分外耀眼,扮美了秋天,它们功不可没。农人们都知道,地生姜一开花,就快要下霜了,天气要冷了。

江南田野里的秋天扑实温馨,满满地都是丰收的喜悦,故乡秋的田野令人难以割舍,是我心中永远的牵挂。

上一篇:隔窗,与一颗树对视
下一篇:等待